六合准确三尾

您当前位置:六合特马开码 > 六合准确三尾 >

慈禧太后第一宠臣荣禄光绪年间被贬是因为晚清

发布日期:2019-10-09   

  荣禄,瓜尔佳氏,字仲华,号略园,满洲正白旗人,出生于道光十六年二月二十二日(1836年4月7日),病逝于光绪二十九年三月十四日(1903年4月11日),谥“文忠”。荣禄历经道、咸、同、光四朝,深得慈禧太后信赖,官至大学士、军机大臣。甲午、戊戌、庚子时期,主持编练新军,权倾一时,是晚清政坛上发挥过重要影响的满洲权贵。

  咸丰元年(1851),广西太平军势力东趋,荣禄之父长寿奉旨随钦差大臣赛尚阿前往湖南、广西“防剿”,太平军。次年,清军围攻永州城,追击太平军至龙寮岭时,因雨中山险路滑,遭到伏击,长寿、长瑞兄弟被困后双双战死。咸丰皇帝体恤荣禄,特准其以难荫入仕,是为工部主事,年仅17岁。

  在荣禄入仕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对荣禄赏识并不断给予提携的关键人物是军机大臣、户部左侍郎文祥。

  文祥(1818~1876),字博川,盛京正红旗满洲,姓瓜尔佳氏,后谥“文忠”。咸丰九、十年,文祥以户部左侍郎任军机大臣。荣禄升迁迅速,并获户部银库员外郎的优缺,与文祥推动有直接关系。事实上,直到光绪初年,荣禄在仕途上的进步一直是在文祥提携下实现的。

  “辛酉政变”是晚清政局演变的一道分水岭。政变后“肃党”受到清算,慈禧与慈安两宫太后垂帘听政,恭亲王奕䜣以议政王辅政,时局安定,朝政出现新气象,荣禄的命运也由此发生转折。

  荣禄仕途上的迅速飞跃,肇始于政变后参与创办神机营的军事活动。期间他与另一位影响政局的重量级人物醇亲王奕譞建立了密切关系,并直接影响到他后来的政治生涯。

  第二次鸦片战争,清军几乎全军覆灭,辛酉政变后为了重整京营,慈禧命议政王奕䜣、醇亲王奕譞等主持训练新兵,这便是神机营的由来。

  醇亲王奕譞(1840~1890),号朴庵,道光帝第七子,小荣禄四岁。道光三十年正月,即咸丰皇帝即位,封奕譞为醇郡王。

  咸丰九年(1859)四月,与叶赫那拉氏(即慈禧之妹)婚礼成,同慈礼形成特殊关系。十一年

  七月,咸丰皇帝崩,慈禧与奕䜣等发动辛西政变,奕譞奉懿旨草拟载垣、肃顺等人罪状,并亲往拿问肃顺。

  两宫皇太后垂帘后,与议政王等奉旨管理神机营事务,荣禄成为其属下。同治三年七月,奕譞因江宁克复,赏亲王衔。

  同治四年三月,恭亲王奕䜣受到蔡寿祺参奏,被罢免一切差使,后虽重入枢垣,但受到慈禧的猜忌,权力受到裁抑,不再管理神机营,醇亲王奕譞被任命为掌印管理大臣。

  辛西政变后,慈禧与奕䜣因权力争夺而出现的矛盾也时隐时现。同治四年,慈禧曾借蔡寿祺参劾之事,一度开去恭王的差使。后来在惇亲王、醇亲王等亲贵的恳求下,又命恭亲王重回枢恒,但革去议政王号。

  经此较量,恭亲王的势力受到很大削弱。同时,醇亲王与恭亲王的关系也在发生微妙变化。慈禧有意培植醇亲王的势力以平衡恭亲王一。同治九年五月,天津教案发生,朝野对总理衙门拟定之惩凶、赔款、遣使赴法道歉等决策多有批评。

  十年正月,奕譞密折面呈皇太后,批评恭亲亲王、崇厚、董恂等洋务重臣办理失当。醇亲王的威望越来越高。在他的支持和庇护下,荣禄继续升迁。这时,大学士、军机大臣文祥也疏荐荣禄,称其“忠节之后,爱惜声名,若界以文职,亦可胜任”。

  同治十年二月初十日,因恩承出差,上逾命荣禄署理工部左侍郎。十天后,即补工部右侍郎,兼管钱法堂事务,本缺转为文官系统,但仍兼神机营管理大臣。显然,荣禄通过醇亲王的关系,完全赢得两宫太后的信任,成为当时引人注目的满洲新贵。

  同治十年(1871),荣禄补工部右侍郎,管理三库,主要是为主持两宫太后的“万年吉地”工程。同治十二年,荣禄补调户部左侍郎,兼管三库事务。这项任命与保障和增加陵寝工程经费有关。

  同治十三年五月,授正蓝旗护军统领。七月,充左翼监督。这是当时旗员瞩目的肥差之一。同月二十九日,又授总管内务府大臣,为宫廷服务的角色更加明确。

  抵任后,从同治十一年例行检查陵寝,到光绪五年(1879)夏季两宫太后陵工完竣,荣禄先后奉命承修东陵普祥峪慈安太后陵寝和双山峪同治皇帝惠陵两项大差。

  修建和维修皇家陵寝在有清一代始终是国之大事。同治皇帝即位后,慈安和慈禧两宫皇太后的“万年吉地”也开始提上议程。

  经过大臣反复勘测,陵址得以确定。同治十二年三月十九日,清廷决定慈安太后陵寝普祥峪工程的承修大臣为惇亲王奕誴,慈禧太后菩陀峪工程的承修大臣为醇亲王奕譞。随后两宫太后相继任命荣禄、宜振、春佑、明善负责普祥峪陵工;景瑞、广寿、全庆等负责菩陀峪陵工,都是工部或内务府的满洲官员。

  直到光绪五年两陵竣工,六七年间,荣禄一直参与其中,是陵寝工程的主要负责者之一。普祥峪工程名义上是惇王奕誴领衔监修,具体事项多由荣禄操办。荣禄是醇王身边的得力干将,在惇王手下任事自然难免隔膜。

  不过,既然是奉旨办差,表面上的合作始终安然无事。荣禄与奕誴、宜振逐月奏报工程动用银两及派驻工地监修人员,事无巨细,及时汇报。

  同治帝崩后,荣禄与醇王、翁同稣奉旨前往东西陵,一起勘度同治陵寝选址。光绪元年二月,选定陵址双山峪。此前他一直承办普祥峪工程,此次又负责双山峪陵工,加之工部堂官本来就有负责各陵寝常年维修和新建陵寝的职责,他对慈禧太后菩陀峪陵寝的修建也负有间接责任。可以说,荣禄是光绪初年清廷陵工的主要承办者。

  光绪三年(1877)正月,荣禄又补授步军统领。清初,步军统领仅统辖八旗步军营,后来几次扩大职掌,又兼管巡捕营,全称为“提督九门步军巡捕营统领”,主要执掌京城的治安、门禁,以及平时的刑事案件、街道管理、京郊守卫等。其职掌事务繁多,关系京师安危,较之八旗其他兵营更为重要。

  光绪四年五月初二日,迁左都御史。同月十九日,补授工部尚书。可见,同光之际荣禄帘眷之深及官运之达,在当时同辈满洲官员中实属罕见。然而,迭鹰重差,屡蒙优遇,特别是掌控着光绪初年承修陵工——被内务府官员和旗员视为利益渊数所在,使荣禄很快陷入危疑之中。

  荣禄受到恩宠之际,正是清廷内部纷争频出之时。同治十二年春,333480.com憨豆特工2中凯特萨姆纳,同治帝亲政,以孝养为名,动议重修圆明园,引发朝野争论。当时,内忧外患稍有平息,部库括据,朝臣极力反对。

  七月,新跑狗图2017a!广东商人李光昭与内务府官员勾结,虚报木植价格之事被揭发出来,而内务府大臣蒙混奏报、中饱私囊,朝野议论纷纷。

  七月十六日,恭王、醇王与军机大臣文祥、李鸿藻等一起上奏,沥陈国库空虚,反对动用户部款项,请求停止园工。在巨大压力下,二十八日,同治帝将内务府大臣春佑、崇纶、明善、贵宝革职,次日又将前三人改为革职留任,并宣布停工。

  三十日,任命工部尚书英桂和户部左侍郎荣禄为总管内务府大臣。这个职位非亲信不能履任,荣禄此次获差说明两宫太后对他的充分信任。

  但是,内务府内部矛盾重重,关系盘根错节。数月后,荣禄便上疏请求开去内务府大臣,荣禄在上疏中说道:“管理神机营与监修万年吉地工程,确实牵扯精力很大,内务府大臣事务必然受到影响。”

  不过,主要原因似乎是内务府内部的矛盾。春佑、崇纶、明善等同僚久居内府,势力盘根错节,特别是明善更是内务府的灵魂人物。荣禄升迁迅速,兼差甚多,事事顺利,不免招来忌恨。

  荣禄因不安于位而提出辞差请求。只是两宫太后表示他“办事尚属勤慎”,未准。这次辞差未成,问题也未解决。后来荣禄还是被撤去了内务府大臣一职,可见满洲权贵内部的倾轧有多么严重。

  李鸿藻(1820~1897),字兰苏,直隶高阳人,咸丰二年(1852)进土,经大学士祁焦藻举荐,任同治皇帝师傅,深受慈禧信任。同治四年,简任军机大臣。在枢垣中,李鸿藻最受文祥器重。

  荣禄与李的结交,即与文祥引介有关,二人结为盟兄弟。上期所副总经理李辉:20号胶期货与天胶期货、天李鸿藻外孙祁景颐后来提到三人的关系时说:

  同治初年,恭亲王奕䜣以议政王身份领枢,军机大臣中文祥资历最深,宝鉴次之。同治四年十一月,军机大臣李棠阶病逝,李鸿藻入值;次年十月,李丁忧,汪元方入值。同治六年十月,汪氏病死,沈桂芬入值。同治七年十月,李鸿藻服丧,仍入值军机处。此后,一直到光绪元年,整整六年间军机处由恭王、文祥、宝鉴、沈桂芬、李鸿藻五人组成,其中沈、李为汉员。

  光绪初年枢廷内部出现所谓的“南北之争”,主要表现在李鸿藻和沈桂芬的权力斗争上。

  沈桂芬(1818~1880),字经笨,顺天宛平人,祖籍江苏吴江。道光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屡迁至侍读、侍讲学士、内阁学士等。同治二年十月,任山西巡抚。七年月,以礼部右侍郎在军机大臣上行走。次年十月,又被命为总理各国事务门大臣,后官至兵部尚书、协办大学士。

  沈桂芬诸悉外情,遇事持重,与直求总督李鸿章为同年,对总署事务尤有发言权。虽官居一品,每以清节自矜,深受京朝士人赞誉,尤杯江南京官视为领袖。

  同治十三年,同治帝驾崩,慈禧、慈安两宫皇太后召集群臣商议储君人选,荣禄不小心动笔撰写诏书,引起了沈桂芬的不满。沈桂芬是平日军机处承办草拟诏旨的主持者,荣禄虽然是内务府大臣,地位显赫,但是论权力,并不能与军机大臣相比。

  当穆宗上宾时,夜漏三下,两宫临视,痛哭失声。……枢臣文文忠样扶病先至,宝文靖垫、沈文定桂芬、李文正鸿藻继到,同入承旨,德宗嗣立。·····御前大臣黄夜迎德宗入宫。恩诏、哀诏,例由军机恭拟。文定(沈桂芬)到稍迟,由文文忠(文祥)执笔拟旨,因病不能成章。文忠(荣禄)仓卒,忘避嫌疑,擅动枢笔。文定不悦,而无如何,思以他事陷之。

  荣禄的提议遭到枢臣的反对,军机大臣宝鉴说道:“本朝无从以军机大臣、尚书出任巡抚者,沈桂芬在军机多年,并无坏处,臣等皆深知之,如太后不收回成命,臣等万不能下去。”

  慈禧太后只能打消这个念头,并且解释道:“荣禄用心太过,有时有偏处,荣禄在内务府时屡言沈桂芬之坏处,且言不将沈桂芬调开不好办事,我从前几受伊欺蒙。”

  光绪二年五月,大学士文祥病逝,荣禄在军机处失去了强有力的支持者。更为不利的是,光绪三年九月,李鸿藻因本生母姚氏病逝,再次丁忧,暂时退出军机处。四年正月,沈桂芬援引门生王文韶入枢,对中枢的影响力明显增强。

  无独有偶,光绪初年醇王奕譞因皇帝本生父的关系,也刻意淡出,远离权力核心。这些情况的出现,让荣禄的政治生涯开始出现隐隐的危机。

  醇王在光绪即位后,一直格外蹈晦,以免引起议论。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初九日,醇王次子载湉奉懿旨承继咸丰帝为子入承大统为嗣皇帝后,他就以旧疾复发为由,恳请曲赐矜全。太后懿旨以亲王世袭罔替,仍照料菩陀峪工程,所管理神机营事务,随时悉心会商。奕譞辞世袭罔替,不许。

  会京师大旱,谣言四起,有人企图勾结山东、河南教匪,进攻京师。醇王奏请电调北洋淮军驻扎京师,归其调遣,以备不虞。当时荣禄为步军统领,正在休假,对醇王所陈方略,一概不知。两宫召见,谓京师人心不靖,浮言四起,诚恐匪徒生心,拟调北洋淮军入卫,荣禄力陈不可。

  最终慈禧太后驳回醇王的奏请,醇王闻之怒甚,荣禄了解到之前的提议是醇王提出之后,立马前往后海醇王府邸,登门谢罪,婉陈一切,但是醇王竟以闭门羹待之。

  此事被沈桂芬所知,于是沈桂芬和宝鉴利用醇王的气愤,乘机策动对荣禄的打击。有一天,慈安太后一人听政,宝鉴等乘机“蒙奏”,授意御史上疏弹劾。

  当时宝鉴兼实录馆监修总裁、国史馆总裁、管理吏部事务、管理户部三库事务、翰林院掌院学士、稽查钦奉上逾事件处、镶蓝旗满洲都统、阅兵大臣等,共八项。

  荣禄的职务和兼差有工部尚书、总管内务府大臣、步军统领和管理健锐营、神机营、右翼官学三项差使,共计六项。

  朱笔在宝鉴职务上圈出“国史馆总裁”、“阅兵大臣”两项,在荣禄的职务上圈出“工部尚书”、“总管内务府大臣”,命撤去。宝鉴被撤去的差使相对次要,而荣禄则失去了两项要职。慈安一人听政,枢中无人说话,荣禄也只能听任处置了。

  从表面上看是太后从开单上圈掉了荣禄的这两个职务和差使的。但幕后操纵此事的则是沈桂芬。荣禄被撤销差使后,协办大学士、刑部尚书全庆调任工部尚书,而全庆本人也是承修陵工的满洲大员之一。正黄旗汉军都统安兴阿授总管内务府大臣,补了荣禄撤掉的差使。荣禄先前得到的恩遇太厚,难免招忌,宝廷、沈桂芬等人策划的撤差计划,迎合了不少满洲官员的心理。

  被革去要职后,荣禄的厄运便接踵而至。荣禄被撤差之后,沈桂芬“意犹未尽”,授意言官弹劾荣禄:荣禄承办庙工,装金草率,与崇文门旗军刁难举人等事,交部察议。最后沈桂芬拟降二级使用,荣禄遂以提督将为副将。

  光绪四年,荣禄参与承办的同治皇帝陵寝完工,次年慈安太后的普祥屿万年吉地也竣工,荣禄获赏大卷巴丝缎二匹,并下部优叙。表面上看,陵工完成圆满,荣禄也得到了奖赏。但是,风波也就此开始。

  近年官途狠杂,奔竞成风,遇有劳绩差使,往往展转钻营,以为保举地步,而各部院大臣亦多瞻绚情面,如愿以偿。即如已革北城正指挥韩士俊,以实缺地方官充当万年吉地工程处供事,非出自钻营,何以得此?在该革员任意妄为,诚有应得之答,其绚情滥调之人若不一律惩办,何以昭公允而服人心?臣闻该革员进身之由原系承修大臣步军统领荣禄指名礼调,以韩士俊昏庸贪鄙,本无材能,且身任指挥,缉捕词讼,事事皆关紧要,该大臣岂有不知之理?

  最终上谕认为,韩本属职官,辄派充供事差使,均属不合,命“荣禄著交部议处”。

  荣禄的处境很是尴尬,之后他请假五日,接着又续假十日。请假是遭受纠参官员的惯技,用以缓和气氛和争取消洱事态的时间。荣禄也不例外。

  荣禄假期届满,因病尚未痊,请求赏假调治,并请旨派署步军统领。上逾赏假一个月,步军统领令恩承署理。假满,荣禄上折以旧疾未痊,需要静心调养,恳请开缺。

  与此同时,马河图行贿案爆发。马河图前在任邱县任内于光绪二年被参革职,来京在北城青水局投效协司营员办案,未得保举,当赴步军统领衙门禀见荣禄,数次均未得见。三年四月间又求见荣禄,呈请投工效力,遂蒙传见,饰准留工奏充监修等语。

  革职人员投效军营、陵工、河工以图保案开复,这在清末时司空见惯的事情,但是沈桂芬等人故意抓着不放,最终荣禄被降二级调用。

  光绪六年,李鸿藻服丧已过回朝,仍在军机大臣上行走,但是,对荣禄一案已无力回天。

  有清一代皇帝万年吉地工程一直是内务府官员艳羡的优差,一些官员通过陵工保案实现进阶,奉命承修陵工的王大臣也会得到帝后异常的恩宠。特别是承修官员与商人勾结,普遍虚报成本和工价,损公肥私,捞取巨额钱财。

  荣禄自同治末年起主持陵差,为两宫皇太后所赏识,迭膺重差,一路加晋爵,不仅职务升迁迅速,而且积聚了丰厚的财富,生活奢华,声势渲赫,当时颇为清议人士所侧目。

  荣禄因贪腐受到攻击,不会毫无缘由,因追求奢靡生活而变得贪墨也是情理中的事情。为官清正廉洁的沈桂芬正是抓准了荣禄的这个把柄,乘机发动清议,予以重击,果然大见成效。

  另一方面,不少满洲权贵对占尽风光的荣禄也有忌恨。“承办庙工,装金草率”可能是内务府其他满洲权贵在慈安太后面前攻击荣禄的说辞。内务府权贵之间的排挤倾轧是一条不可忽视的暗线。

  在荣禄开去工部尚书、内务府大臣之事上,同为内务府大臣的刑部尚书广寿在议复荣禄罪名时,并无丝毫的回护。更为关键的是,领衔负责普祥峪工程的惇王奕誴,尽管陵工完竣后与荣禄一同奏保参工人员,但自始至终没有出面为因马河图保案遭到参效的荣禄做过一丝辩解,说明二人关系并不融洽。荣禄在同光两朝追随醇王,是不折不扣的“七爷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马报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 高手猛料免费资料大全| www.1688369.com| www.217770.com| 买马开奖结果92期| 百合图库总站| 香港挂牌正版彩图2017年香港挂牌之全| 小鱼儿跑狗图| www.266555.com| 二四六天天好彩资料免费大全|